读书频道

首页 >> 新书推荐 >> 正文

百年老店传承工匠“铜心”

发稿时间:2022-06-21 15:32:00 来源: 北京日报

《铜行里》 老藤著 作家出版社/沈阳出版社

  很多人第一次看见《铜行里》的时候,把书名都读错了,“铜行(háng)里”读成了“铜行(xíng)里”,然后困惑于这是个什么样的故事。会产生这样的误解,是因为铜器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已经不是很常见了,大家不太会想到铜器行当。

  如果不是接触了这个作品,不是有作者老藤老师的介绍,我也不知道,原来沈阳曾经有一处“铜心”。史载,清太宗皇太极称帝后,为壮帝威,赦令制作铜器的作坊均设置在盛京(今沈阳)城内中心,制作铁器的作坊则安置在城周,取“铜心铁胆”之意,守卫皇城。铜器作坊由此发扬光大,广为人知。这是小说《铜行里》开篇的交待,传奇的氛围已经拉满,让人对接下来要发生的故事充满期待。

  作者老藤当然不会让读者失望,于是一个传家百年的老字号——石家铜器行“富发诚”出现了,几乎是铜行里存在多久,“富发诚”就存在多久,那可是“富发诚的奉锣一响,整个盛京城都跟着晃”。铜行里以响器远近闻名,奉锣销路最广。“晃”是最妙的,并不是指响声震天撼地,而是指东北地区的扭秧歌。响锣一敲,大家都想跟着扭一扭,整个画面一下就出来了,而且是动起来了,鲜活,充满市井烟火气的诱惑。这样有影响力的石家,必然会发生不一样的故事。石家现在的传人石洪祥在父亲的日记里发现了一个秘密,也可以说是一个心愿:父亲想打造一册“软铜册”,纪念自己的朋友。但是日记里只有百位友人的名字,光有人名是无法填满铜册的,于是,石洪祥开始探寻往事,回溯那个悲壮但更慷慨激昂的年代。

  一个人名,一段传奇,填满一册铜册。一个人名被勾画,父亲找回这个人名隐藏的故事,石洪祥用这段故事填满属于这个人的铜册。这样的处理方式,使得《铜行里》中父亲的每一次回忆、出现的人物都栩栩如生,我们也如身临其境,跟着故事中的人物或悲或喜、或起或落。尘封已久的记忆被唤醒,拂落的尘埃是父亲往昔的情谊,焕发出的闪耀光芒震撼石洪祥以及看故事的我们。

  《铜行里》最大的亮点是铜器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对铜器熟知的人已经越来越少。铜器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符号,连接着中华文明久远的历史。小说中关于铜器的细节,总是充满仪式感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,铜器行大掌柜在收小学徒时讲到的三个规矩:具铜心、辨铜气、结铜缘。

  具铜心,即“选择当铜匠,就要有一颗经过十二炼的铜心,哪怕深埋黄土之中也不锈不烂,不改不变。”

  辨铜气,即“铜与人一样有一种看不见的铜气在,铜匠若不辨铜气,则识不了铜性,做不到人铜合一,做出的器物就会缺少灵气。”

  结铜缘,即“选择了做铜匠,就是与铜结下了一生之缘,要敬铜、惜铜、善待铜,把自己修炼成一个铜人。”

  其中,铜气最为玄奥难懂,是要有悟性的人用心才能体会得到。虽然看起来玄之又玄,理解之后就会发现,这与现代科技文明精工细作的工匠精神殊途同归。具铜心,是持之以恒的决心,是对所从事行业的热爱之心;辨铜气,是熟能生巧的技艺,是不断探索、精益求精之后对品质自然而然的一种感知;结铜缘,是具备为自己从事行业发光发热的觉悟。做铜匠如此,为自己热爱的事物奋斗,亦如此。

  《沈阳古城沈河地名》里这样描述:“铜行巷,北起中街路,南至宫后巷,长200米,宽5米。始建于清初,1975年成今状。清代称铜行胡同,1988年命今名即铜行巷,均以该地清代专制铜器的手工作坊集中地铜行得名。此地元、明、清天命年间均为古城内唯一的南北交通干道。清代系全市唯一的铜行制品集散地。”老藤老师的《铜行里》,让现代与历史建立起联系,一条百年沧桑老街,一家百年传承老店,诉说了一段段可歌可泣的传奇,见证了一座工业城市的发展历程。(宋辰辰)

责任编辑:张诗莹
 
梦之城官网导航 6118彩票七星彩 多宝娱乐公司介绍 皇马官方网址 鲨鱼彩票甘肃快三
西瓜彩票客户端 好运来注册开户 lm在线客服 tt官网真人棋牌 亚美游戏免费试玩
凤凰彩票平台是骗局吗 申博官方网 澳门娱乐代理 葡京现金体育 皇冠真人电子
新濠影汇直营网登入 申博怎么下载